图片展示
图片展示

天然气价格猛涨,大家都忙着找“船”

作者:神州集運 发表时间:2022-09-09 12:19



“西班牙迎來創紀錄的高溫天氣,政府宣佈商用空調溫度不得低於27攝氏度;在法國,‘城市巡邏隊’在街上巡邏,關閉各傢的門前燈以減少能源消耗。”

這是美國《紐約時報》網站日前刊文指出的歐洲當前能源形勢。能源供應短缺背景下,歐洲多國或呼籲節約、或擴充供源,多管齊下以求緩解危機。

8月19日,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(以下簡稱為“俄氣”)宣佈,北溪-1”天然氣管道唯一一臺仍在運行的渦輪機將從8月31日起停機檢修三天,在此期間“北溪-1”管道將停止供氣。消息公佈後,歐洲天然氣期貨價格再創近期新高。

【註:“北溪-1”天然氣管道2011年建成,東起俄羅斯維堡,經由波羅的海海底通往德國。“北溪-1”目前是俄羅斯對歐洲主要輸氣管道。】

此前,俄氣曾表示,由於西方制裁導致公司出口和產量繼續下滑,歐洲天然氣價格今年冬天可能上漲60%,達到每千立方米4000美元以上。

未來,天然氣國際市場還將有何發展趨勢?海運市場在其中扮演著何種角色?

文 | 張龍星 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油品事業部總監

編輯 | 丁貴梓 瞭望智庫

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,如需轉載請在文前註明來源瞭望智庫(zhczyj)及作者信息,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

1

天然氣價格緣何走高?

俄烏沖突爆發以來,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傢對俄制裁不斷升級。俄羅斯見招拆招,動用盧佈結算、“北溪-1”斷供等措施,反制西方國傢。


2022年7月21日,德國卡德天然氣運輸公司“北溪-1”號管道天然氣接收點。圖|澎湃影像

天然氣較其他化石能源更環保、更經濟,早已成為歐洲能源轉型的關鍵支撐。歐洲對俄天然氣依存度達到40%,而且天然氣高度依賴管道、接收站、液化天然氣(LNG)運輸船等建設周期長的基礎設施,資源替換難度大於石油和煤炭。

作為過渡化石能源,天然氣在全球一次能源消費中的占比已經從1965年的14.6%提升到2020年的24.7%,但仍小於石油和煤炭的31.3%和27.2%(2020年)。在俄烏沖突發生後的100天內,俄羅斯化石能源(油氣煤)出口收入中,原油和成品油出口占比63.4%,管道天然氣占比25.8%。

天然氣的體量更小、價格波動性和區域性更強,更易被局部供需關系幹擾。受國際局勢影響,天然氣價格不斷走高,TTF(荷蘭天然氣所有權轉讓虛擬交易點天然氣期貨)屢屢創歷史新高。按熱值轉換,當前,天然氣價格相當於煤炭的2.66倍、石油的2.57倍。


2008-2020年,通過熱值轉換後,天然氣的價格都低於石油。業內常形容天然氣市場特點為“四年一氣荒,一荒管四年”。這背後的邏輯,就是上遊天然氣資源投資和下遊需求存在錯配——供給端對價格的敏感度滯後,反映在投資端,更加滯後。

2020年,新冠肺炎疫情導致下遊需求下滑,國際三大市場天然氣價格一度降至歷史低點。超低的油氣價格嚴重打擊瞭上遊投資的信心,全球LNG液化項目投資遇冷,全球全年僅墨西哥Energia Costa Azul LNG T1一個項目達成最終投資決定(FID)。需求下滑,供給下降的速度更快,庫存大量消耗。

在全球經濟復蘇過程中,天然氣需求恢復快於供給。全球能源轉型使天然氣承擔瞭更加重大的責任。

2020年,天然氣需求看漲、供應偏緊、價格逆襲,並從2021年開始遠超石油價格。“基本面決定價值,供需決定價格”這一經濟學基本原理,在國際天然氣市場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
2

誰在積極擴張市場?

在供給端,俄羅斯和美國作為僅有的兩個天然氣年產量超5000億立方米的國傢,對近3年全球天然氣格局變化的影響極大。


2022年6月25日,俄羅斯聖彼得堡民眾在遊泳,遠處是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(Gazprom)總部。圖|視覺中國

俄羅斯對天然氣價格的敏感度更高,銷售區域全面東進,歐盟大幅削減對俄羅斯的天然氣需求,將帶來連鎖反應。

根據國際能源署(IEA)數據,2019-2021年,俄羅斯天然氣產量大幅波動。2020年,減產460億立方米,貢獻全球減產量的34%;2021年,增產690億立方米,貢獻全球增產量的42%,主要依靠俄氣調節產量來平衡需求。

產量大幅波動,反映其對價格敏感度較高、產量調節的掌控能力較強。根據IEA數據,2021年,俄羅斯天然氣對外銷售增加127.42億立方米,同比+5.4%,其中亞太地區增加53.76億立方米,同比+20.4%,占比最大;對歐洲的供應量僅回升5.23億立方米,同比+0.3%。

2022年3月8日,歐盟宣佈年底將減少進口俄羅斯1000億立方米天然氣。面對出口量的大幅減少,俄羅斯隻能首先壓縮本國天然氣產量,但不會輕易主動減少甚至停止對歐盟的天然氣供應,會積極設法增加天然氣出口亞太地區,著力增加LNG的出口量。

美國天然氣出口量穩步增長,根據IEA數據,2020年,美國天然氣產能僅下滑117億立方米,同比-1.2%;而2021年,產能增加189億立方米,同比+2.0%,年產量達到瞭9671億立方米的歷史高峰。

此外,美國穩步拓展亞洲市場,同時積極搶占歐洲市場,LNG產能持續擴張,是未來全球LNG增長的重要驅動力。2021年,美國合計出口LNG1008.31億立方米,同比+49.2%;對歐洲和亞洲LNG出口分別增加瞭85.20億、157.79億立方米,同比分別增加32.8%、47.8%。

一旦位於路易斯安那州的Calcasieu Pass公司的LNG液化站在2022年底前投入使用,美國將擁有世界上最大的LNG出口能力。根據IEA數據,到2022年底,美國標準LNG液化產能預計將增至3.24億立方米/天,峰值產能將增至3.90億立方米/天,超過澳大利亞(預計峰值產能為3.23億立方米/天)和卡塔爾(預計峰值產能為2.94億立方米/天)的峰值產能。

3

能源硬平衡正在上演

在消費端,得益於疫情後的經濟復蘇和北半球罕見低溫,全球天然氣消費量在2021年上半年快速增長。根據IEA數據,2021年上半年,全球天然氣消費量同比增長約7%。

然而,供需基本面的逐步收緊及由此導致的天然氣價格上漲,對下半年的需求產生瞭負面影響。2021年全年,全球天然氣消費合計增加約1830億立方米,同比+4.6%。其中,中俄貢獻瞭主要增量。

亞太地區天然氣需求強勁,即使在2020年天然氣消費量仍增長40億立方米,同比+0.5%;2021年,其消費量進一步增長約540億立方米,同比+6.4%。

2022年,“淡季不淡”的天然氣價格逼退瞭不少需求。歐盟重啟煤電、核電新聞不斷見諸報端,德國財長近期更是呼籲全面停止天然氣發電……能源硬平衡正在天然氣領域上演。

在庫存端,2021年下半年以來,歐洲天然氣庫存降至近5年低位。2022年一季度,37%的歐洲天然氣供應暴露在地緣風險下,市場短缺雪上加霜;二季度以來,歐洲用氣需求進入淡季,天然氣市場在低庫存起點、高供應風險中進入新一輪補庫周期。

3月23日,歐盟委員會提出,歐盟成員國的天然氣庫存填充率需在2022年11月1日前達到80%,而截至4月末,其庫存填充率僅有33%。進入下半年補庫階段,歐盟已在硬砍需求,同時設法實現供應多元化,但短供或斷供風險猶在。LNG補充對市場平衡的影響成瞭影響歐洲氣價走向的關鍵。但作為管道氣替代的LNG項目建設周期較長,出口液化剩餘產能有限,新增產能投放集中於2024-2025年。

目前,全球可用液化產能僅可勉強覆蓋歐亞LNG增量需求,且全球超一半新增出口產能由美國貢獻。2022年,美國將成為全球最大LNG出口國,其中70%運至歐盟和英國。這意味著,美國本土LNG出口將直接影響歐洲天然氣供應。

2022年6月8日上午,得克薩斯州自由港(Freeport)3套總計1500萬噸/年產能LNG的出口終端在發生火災後關閉。自由港目前有3條LNG產線,每條產線的年產能為450萬-542萬噸,總計每年約1500萬噸,約占美國LNG出口產能的20%。自由港預計將在10月初恢復部分液化作業,年底前恢復全面生產。在供應問題未根本解決的情況下,歐洲天然氣供應危機可能會在冬季重現。

天然氣處在三大傳統化石能源中最貴的地位,在未來3年內將進一步鞏固。天然氣價格預期在中短期居高不下,會刺激上遊加大投資、勸退新增需求、萎縮存量需求,中期市場大概率轉向供過於求。

全球LNG貿易上限由出口液化產能、LNG運輸船船隊運力和接收站再氣化產能中的短板決定。總量來看,全球LNG貿易的上限主要來自出口液化產能。2023-2025年,全球LNG出口液化產能將達到4.86億、5.14億、5.65億噸,而全球LNG貿易量或為4.3億、4.5億、4.75億噸。未來4年內,全球LNG貿易供應可覆蓋全球LNG貿易需求,2024-2025年新增產能投放增多,市場有望轉向供過於求,全球天然氣價格或將下行。

4

LNG海運市場備受歡迎

全球天然氣消費市場與供應市場的高度分離,推動LNG貿易量和貿易占比逐年上升,且地域供需錯配,促進天然氣區域間貿易需求。全球LNG貿易量從2010年的2.2億噸,增長至2021年的3.8億噸;貿易占比從2000年的27%增長至2020年的52%。

歐盟加速擺脫對俄天然氣依賴,俄羅斯亦予以反制,LNG出現地緣政治溢價,成本不再是唯一核心考量因素。

與管道天然氣一樣,LNG項目同樣面臨建設周期長的問題。出口液化項目建設周期約為8-10年,LNG運輸船建設周期為30-50個月,進口接收站再氣化項目建設周期約為7-9年。

LNG運輸船船隊運力方面,據克拉克森(Clarksons)數據,截至2021年,全球LNG活躍船舶數681艘,合計載重噸5537萬噸。據國際燃氣聯盟(IGU)歷史數據測算,每艘船每年可運輸次數約為10次,理論上LNG運輸船船隊運力約為5.5億噸,可以覆蓋2021年預期貿易總量3.8億噸,運力仍有盈餘。

但是,歷史數據難以覆蓋當下變化。

首先,2022年,美國將成為全球第一大LNG出口國,一年往亞太地區的航線最多4個航次;其次,歐洲舍近求遠、從俄羅斯以外的其他區域買貨,LNG運距大幅增加;最後,近年來LNG運輸船大型化趨勢明顯,老舊小型LNG運輸船不斷退出現役,船舶周轉率逐年下降。

基於上述因素,貿易商紛紛搶簽LNG運輸船長期租船合同,確保能有船隻運送LNG,這讓LNG運輸船現貨運費市場變得緊張,現貨運費已創下新高

長期租船合同數量大幅增加,且費率高、有保障,不少船東正從現貨市場撤出運力,轉向長租市場,LNG運輸船市場還出現瞭十年期租船合同,而過去往往最長也隻是5年期。


2021年12月16日,上海滬東中華長興島造船基地,正在船塢中建造的液化天然氣(LNG)運輸船。圖|視覺中國

市場爆炸式增長,使得貿易商很難在現貨市場上找到任何可用性船舶,LNG運輸船市場正經歷供給天花板。運輸船需求增加,也促使船東加大運輸船訂造力度。LNG運輸船被譽為“造船工業皇冠上的明珠”之一。據韓媒6月15日消息,今年前5個月,全球共新增LNG運輸船訂單61艘,韓國和中國造船廠分別獲得瞭39艘和22艘訂單。

8月5日,由中國船舶集團旗下滬東中華承建的“中國海油中長期FOB資源配套液化天然氣(LNG)運輸船項目”首制船在長興造船基地點火開工,標志著由中國自主研發設計、代表當今世界大型LNG運輸船領域最高技術水平的中國第五代“長恒系列”17.4萬立方米LNG運輸船由設計藍圖“駛向”實船建造。

此外,LNG運輸船的即期租船費率一直非常不穩定,高波動率以及冬季脈沖式行情是常態。得克薩斯州自由港爆炸發生後,美國LNG外輸大受影響,LNG海運市場迅即被打壓,亦折射出LNG現貨運費市場的脆弱性。


過去三年,波羅的海交易所BLNG1運費指數 (澳大利亞-日本來回航次)、 BLNG2運費指數(美國-歐洲大陸來回航次)以及BLNG3運費指數(美國-日本來回航次)的走勢。

在更長的時間維度上,過去10年的LNG海運市場和國際LNG市場一樣,呈現較強的周期性,如下圖所示:


LNG運輸船短期租費率在2011年和2012年高位運行,並於2012年上半年達到每天13萬美元的峰值。由於前期資本不斷進入產業鏈,LNG運輸船運力規模自2011年以來不斷增長,費率在2015-2016年降溫。

在中國需求強勢帶動下,2017年LNG運輸船運費市場復蘇,並於2018年繼續強勢運行。但隨著船隊持續擴張,2019年和2020年市場再次降溫。受疫情影響,2021年開局不佳,但在秋季開始恢復並高位震蕩。

LNG海運市場正處於誕生以來的極佳時期,這一窗口期有望持續3年左右但是周期無法避免,船東需要更多考慮鎖定長期合同。國內船廠在穩步提升LNG運輸船產能的同時,也要防止一哄而上,註意產能大規模擴大帶來的經營風險。

深圳市神州集運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    

图片展示